唯有书写过程的快乐属于自己

2017-06-05 21:07

 
     封龙山在河北元氏县,我问那里一位网友,她说常去爬此山,未听说曾有此东汉名碑。哈!隔行如隔山,其作家也,当然不会才意这破石头。吾谓之曰"若吾,必每日三步一叩上山膜拜"其大笑曰"汝痴也,胜如疯人也!"——临《封龙山颂》随想。2015.12.23.
 
     昨天,又见书友家福发在圈内的临作,《圣教》和《兰亭》选字精临,长长的一大篇,非常精彩,我感叹他对书法的痴迷、坚持的毅力和性情的淡远。书法对个人而言,名利地位都是身外之物,唯有书写过程的快乐属于自己——晨临《张迁碑》有感。2016.12.14.
 
     余学隶于《西狭》始,感叹汉之摩崖文字之质朴而俊逸,雄渾而静穆,日后又习临《郙阁》《衡方》,旁涉《石门》,其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之美令吾辈敬畏。余窃思也,欲驱书之俗媚,非此而不能为也。2015.12.7.
 
     每临古帖,心存虔诚。千年之前的摩崖汉隶,为纪念开山凿路的好官,请出当地擅书者(那时没有书法家之说,哪像现在遍地都是书法家,动不动就几千几万一平方尺,却一个都没超过古代擅书者),当时只是喝了几杯酒,吃了几块肉,登台直接在崖壁书丹,留下了千古闪耀的文字。所以,每当临习这些古帖,我必洗手静心,整肃衣冠,力求追思古人在笔画里的神圣。2015.11.9.
 
     哈哈,落款写不下了,本想写"时人作颂勒石,所谓‘郙阁颂’也!"现成了建宁太守李翕既凿石架桥,又为自己作起颂来了。说实话,古人思想比咱好,现在热衷于形象工程的领导们,劳民伤财,算啥徳性呀?得好好学习李太守建桥以济行人,那才叫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2015.8.15.
 
     每隔三天,总要临临颜真卿的楷书《家庙碑》,那森严的法度,凛然的气势可以规范一下自己的情绪,比如浮躁、马虎和松懈。
     其实,书法是另一类的人生,是一场辛苦的修行。在一笔一划之间,不但能窺视到古人的喜怒哀乐,而且更能联想到现实中生活的繁复,曾经的友情,刻骨的恩怨,未来的人生。2015.7.19.
 
     盛夏酷暑,临临碑帖不失为是避暑降温的好方法。尽管汗流浃背,但面对深埋地下千年的古碑,仿佛丝丝湿凉的地气拂面。心静,自然更凉。2015.7.14.
 
     晨课,临《衡方碑》数纸。
     余汉隶中独钟《郙阁》与《衡方》,两者虽乱头粗服,不求讨好,然于粗糙笨拙中尽显妩媚。看似戆态十足,实为自然纯真,非我辈所能企及也。
     学毛笔字須练就一手漂亮的字。学书法者,字写漂亮者死!
     哈!微友中书法高手如云,今吾胡言乱语者,为《红楼》之疯道人也!2016.5.8.
 
     今晨书课,临《颜氏家庙碑》,和微友们分享。
     清晨早起,我最愉悦的事莫过于品香茗、临古帖。能在一日之始,和古人交谈,可以安静内心,淡泊名利。自古穷通皆有定,世间万物东流水。嘻嘻,说得不对请批判。2016.4.16.
 
     今晨早起,万籁俱静。春风微拂,情意荡漾。不由思念汉女郙阁,身不由已,铺纸舐笔,与之笔谈也!呜呜——!古之淑女,俊逸俭朴,有大巧若拙之美。余爱慕古人之自然,不事娇柔做作,虽乱头粗服,野气十足,然愚在其形,智在其神,非今日美女所能及也,嘻嘻!2016.4.13.
 
     从去年十月份开始,一直在临汉隶《郙阁颂》。和我相处三年之久的汉隶《衡方碑》半年未见了,今晨特别牵挂,于是翻身而起临了四张。看来这两位汉代淑女已成了我心中的恋人。之所以喜欢她们,是因为她们自然笨拙,乱头粗服,不求讨好,和我性情相近也!太漂亮、太聪明的的美女不专一,容易跟了别人跑,嘻嘻!2015.4.6.

上一篇:这种失望的等待给我留下了许多刻骨铭心的伤痛 | 下一篇:在澳门百家乐旅行中充当江湖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