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特别的日子,总是有特殊的记忆

2017-03-29 18:49

 
 
 
 
栀子花香 
 
 
 
 
栀子花香 
一个特别的日子,总是有特殊的记忆。在白色栀子花开满枝头的季节,香清四溢,那馨香里,闭眼深嗅,到处是父亲的气息。
父亲节,这个舶来的节日,隆重的来到,一年比一年更令人在意。是日子重要还是忆念的人重要,或者是自己心灵的安歇重要,说不清楚。不言而喻的,空气里弥漫着思念与亲情交融的浓情,打开QQ,弹跳的多与“父亲”这个词有关。朋友们在空间里写尽对父爱的惦念,点点滴滴里涌动着无数的情节。情不自禁的,心也与之贴近,父亲在生命里留下的情操,源源不断的涌现,独自静静的,蒙太奇般放影过去,泪如雨下。“爸,我想你!”也许是久久没有正视的空落,心的重负,在这个节日的诱引下,倾巢而出,化作这声声的呼喊,血液里奔流的亲情,记忆犹新。
跟着父亲学象棋,从一开始讲棋理棋局,到布局谋略,然后让半边车马炮,指导我们一步步走近象棋。任懵懂无知的我们在棋盘上乱舞一气,常常让我乱中取胜的得到一种成就感,兴趣越来越浓。到后来慢慢知道一些道道,哥和我有了近距离的拼杀,父亲就做一个严格的裁判,认真评判着我们拼杀的过程,一边启迪着年少的心:胸有成竹的棋盘,千军万马,何以能众志成城?人生的棋盘,每个人又将扮演什么样的棋子?做为棋子,什么棋路变化才是最佳途径?短兵相接,胜负之间,怎样才有和为贵的可能?人生棋路,何其变化莫测,步步为营也好,长驱直入也罢,终要静观其变,心怀坦然自若,处变不惊。现在想来,父亲的教诲,何只是下棋?人生路不正是棋路漫漫!经历了才知道,应对的被动,与主动的布局有着千差万别,相去甚远。父亲在我们成长的过程,注入了主观选择的理念,主观把握事态的控制力,原来也是一种能力的培养。
七、八十年代,供销社是遍及乡镇的焦点,物资的统购统销,给这个商品流通本来就不畅的时代,添了更多的堵。于是供销社就成了那个时代特殊的权力代指,有资源有物质,就有了一切发言的空间。一个小小的主任,可以享受无尽的尊贵。父亲在平和的衍变中,力求对工作尽善尽美,只要有事,端着的饭碗也放下。做事做事,做好自己的事,不惜一顿饭吃几个小时才能勉强吃完。孩子气的我不明白这又何苦,吃完饭再做,不是效率更高些?总是心生怨气的斥着那些来找的人,没少为此挨打。也许我只是觉得吃完了饭我才能收拾收拾,做完家务才能自己玩耍去。而父亲如此的投入,耽误了我快乐的时光,故而心生不满。总想着,我们家应该离父亲上班的地方远些、再远些,让他心里有点时间的概念,不要总分不清工作和生活的间隙。哪里知道,今天的我,潜移默化被父亲的行为感染,一样执着于工作的责任里,从不计较休息与得失。
八十年代后期,市场经济悄然无声浸透,统购统配的政策一下退出了舞台,供销社的经营,步入了新的挑战期。每年春种,化肥的购销,成了艰巨的政治任务。父亲穿梭于那些生产尿素的厂家,辛苦奔走。而我总是在他描述诸如,赤天化那个厂好先进哦,生产线自动化成度有多高,见不着人的生产车间一样井井有条等等,诱发无尽的思绪飞奔,想象着什么什么样呵。为此心生许多向往与渴望: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准备好了吗?那些外面的信息,经父亲过滤了提升了再传递给我们的,总是对大千世界好奇心的浇灌,让生活于小地方的我们,开启心的天窗,不闭塞不盲目不卑微。
生活的乐趣,总在点点滴滴的平实里。父亲爱下厨,那时候也没有专用的厨房,人们的起居都混杂于某一个屋子,分不清功能。书桌就是放砧板的地方,那也是父亲呆得最多的地方。火炉子是父亲自己用黄泥垒的,烧着块煤,红通通的亮着生命的光谱。一家人围在一起,学习着油温的各种成色,摸索着煎、炸、炒、烙、煮、蒸的种种技巧。在满足基本生活的前题下,总是翻新着花色,变着花样,让我们聚在一起,享受食物的金贵与美好。在很多人只把煮土豆为填食主食的时候,我们家飘着土豆各种各样的香气。切丝、切片、切块,煮熟了揉搓成粒、成饼,或放入锅里香煎或佐以青椒蒜茸炒或熬成汤,俨然就是土豆的世界,但总是变化无穷,驿动跳跃的情思。如果这一餐饭过了就走人,那你就错呢!父亲总是要开个总结大会,挑灯夜评,细枝末节的挑着我们的这样那样,尔后让我们自己也总结一番。累着应付着,那些日子总是有点恨父亲的,他强占了我们多少自由的时间空间,耗尽富余的精力,一门心思去研究所谓的菜肴,复杂化的要求,让人累呀累。
收获总在潜移默化中!
细细想来:有效的利用(边角废料是不能丢的),合理的分配(为数不多的调料是限制使用的),统筹的安排(规定时间完成任务),创意的搭配(有所创新与扬弃),哪一样不是在那被煎熬的过程里俯拾来的?漫漫长路里,受益匪浅。思念父亲,那朴实无华的教育方式,录入了多少为父的心机?生活的万般无奈,总在你那里化为隐形,你的坚强与趣味人生,悄然无声浸润我们的生命。而今,回味无穷,回味无穷!你真趣的笑挂在天边,女儿深居简出,也能感知你的注目,于是,思更浓,念更深……
 
 
 
 
栀子花香 
一个特别的日子,总是有特殊的记忆。在白色栀子花开满枝头的季节,香清四溢,那馨香里,闭眼深嗅,到处是父亲的气息。
父亲节,这个舶来的节日,隆重的来到,一年比一年更令人在意。是日子重要还是忆念的人重要,或者是自己心灵的安歇重要,说不清楚。不言而喻的,空气里弥漫着思念与亲情交融的浓情,打开QQ,弹跳的多与“父亲”这个词有关。朋友们在空间里写尽对父爱的惦念,点点滴滴里涌动着无数的情节。情不自禁的,心也与之贴近,父亲在生命里留下的情操,源源不断的涌现,独自静静的,蒙太奇般放影过去,泪如雨下。“爸,我想你!”也许是久久没有正视的空落,心的重负,在这个节日的诱引下,倾巢而出,化作这声声的呼喊,血液里奔流的亲情,记忆犹新。
跟着父亲学象棋,从一开始讲棋理棋局,到布局谋略,然后让半边车马炮,指导我们一步步走近象棋。任懵懂无知的我们在棋盘上乱舞一气,常常让我乱中取胜的得到一种成就感,兴趣越来越浓。到后来慢慢知道一些道道,哥和我有了近距离的拼杀,父亲就做一个严格的裁判,认真评判着我们拼杀的过程,一边启迪着年少的心:胸有成竹的棋盘,千军万马,何以能众志成城?人生的棋盘,每个人又将扮演什么样的棋子?做为棋子,什么棋路变化才是最佳途径?短兵相接,胜负之间,怎样才有和为贵的可能?人生棋路,何其变化莫测,步步为营也好,长驱直入也罢,终要静观其变,心怀坦然自若,处变不惊。现在想来,父亲的教诲,何只是下棋?人生路不正是棋路漫漫!经历了才知道,应对的被动,与主动的布局有着千差万别,相去甚远。父亲在我们成长的过程,注入了主观选择的理念,主观把握事态的控制力,原来也是一种能力的培养。
七、八十年代,供销社是遍及乡镇的焦点,物资的统购统销,给这个商品流通本来就不畅的时代,添了更多的堵。于是供销社就成了那个时代特殊的权力代指,有资源有物质,就有了一切发言的空间。一个小小的主任,可以享受无尽的尊贵。父亲在平和的衍变中,力求对工作尽善尽美,只要有事,端着的饭碗也放下。做事做事,做好自己的事,不惜一顿饭吃几个小时才能勉强吃完。孩子气的我不明白这又何苦,吃完饭再做,不是效率更高些?总是心生怨气的斥着那些来找的人,没少为此挨打。也许我只是觉得吃完了饭我才能收拾收拾,做完家务才能自己玩耍去。而父亲如此的投入,耽误了我快乐的时光,故而心生不满。总想着,我们家应该离父亲上班的地方远些、再远些,让他心里有点时间的概念,不要总分不清工作和生活的间隙。哪里知道,今天的我,潜移默化被父亲的行为感染,一样执着于工作的责任里,从不计较休息与得失。
八十年代后期,市场经济悄然无声浸透,统购统配的政策一下退出了舞台,供销社的经营,步入了新的挑战期。每年春种,化肥的购销,成了艰巨的政治任务。父亲穿梭于那些生产尿素的厂家,辛苦奔走。而我总是在他描述诸如,赤天化那个厂好先进哦,生产线自动化成度有多高,见不着人的生产车间一样井井有条等等,诱发无尽的思绪飞奔,想象着什么什么样呵。为此心生许多向往与渴望: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准备好了吗?那些外面的信息,经父亲过滤了提升了再传递给我们的,总是对大千世界好奇心的浇灌,让生活于小地方的我们,开启心的天窗,不闭塞不盲目不卑微。
生活的乐趣,总在点点滴滴的平实里。父亲爱下厨,那时候也没有专用的厨房,人们的起居都混杂于某一个屋子,分不清功能。书桌就是放砧板的地方,那也是父亲呆得最多的地方。火炉子是父亲自己用黄泥垒的,烧着块煤,红通通的亮着生命的光谱。一家人围在一起,学习着油温的各种成色,摸索着煎、炸、炒、烙、煮、蒸的种种技巧。在满足基本生活的前题下,总是翻新着花色,变着花样,让我们聚在一起,享受食物的金贵与美好。在很多人只把煮土豆为填食主食的时候,我们家飘着土豆各种各样的香气。切丝、切片、切块,煮熟了揉搓成粒、成饼,或放入锅里香煎或佐以青椒蒜茸炒或熬成汤,俨然就是土豆的世界,但总是变化无穷,驿动跳跃的情思。如果这一餐饭过了就走人,那你就错呢!父亲总是要开个总结大会,挑灯夜评,细枝末节的挑着我们的这样那样,尔后让我们自己也总结一番。累着应付着,那些日子总是有点恨父亲的,他强占了我们多少自由的时间空间,耗尽富余的精力,一门心思去研究所谓的菜肴,复杂化的要求,让人累呀累。
收获总在潜移默化中!
细细想来:有效的利用(边角废料是不能丢的),合理的分配(为数不多的调料是限制使用的),统筹的安排(规定时间完成任务),创意的搭配(有所创新与扬弃),哪一样不是在那被煎熬的过程里俯拾来的?漫漫长路里,受益匪浅。思念父亲,那朴实无华的教育方式,录入了多少为父的心机?生活的万般无奈,总在你那里化为隐形,你的坚强与趣味人生,悄然无声浸润我们的生命。而今,回味无穷,回味无穷!你真趣的笑挂在天边,女儿深居简出,也能感知你的注目,于是,思更浓,念更深……
 
。在白色栀子花开满枝头的季节,香清四溢,那馨香里,闭眼深嗅,到处是父亲的气息。
父亲节,这个舶来的节日,隆重的来到,一年比一年更令人在意。是日子重要还是忆念的人重要,或者是自己心灵的安歇重要,说不清楚。不言而喻的,空气里弥漫着思念与亲情交融的浓情,打开QQ,弹跳的多与“父亲”这个词有关。朋友们在空间里写尽对父爱的惦念,点点滴滴里涌动着无数的情节。情不自禁的,心也与之贴近,父亲在生命里留下的情操,源源不断的涌现,独自静静的,蒙太奇般放影过去,泪如雨下。“爸,我想你!”也许是久久没有正视的空落,心的重负,在这个节日的诱引下,倾巢而出,化作这声声的呼喊,血液里奔流的亲情,记忆犹新。
跟着父亲学象棋,从一开始讲棋理棋局,到布局谋略,然后让半边车马炮,指导我们一步步走近象棋。任懵懂无知的我们在棋盘上乱舞一气,常常让我乱中取胜的得到一种成就感,兴趣越来越浓。到后来慢慢知道一些道道,哥和我有了近距离的拼杀,父亲就做一个严格的裁判,认真评判着我们拼杀的过程,一边启迪着年少的心:胸有成竹的棋盘,千军万马,何以能众志成城?人生的棋盘,每个人又将扮演什么样的棋子?做为棋子,什么棋路变化才是最佳途径?短兵相接,胜负之间,怎样才有和为贵的可能?人生棋路,何其变化莫测,步步为营也好,长驱直入也罢,终要静观其变,心怀坦然自若,处变不惊。现在想来,父亲的教诲,何只是下棋?人生路不正是棋路漫漫!经历了才知道,应对的被动,与主动的布局有着千差万别,相去甚远。父亲在我们成长的过程,注入了主观选择的理念,主观把握事态的控制力,原来也是一种能力的培养。
七、八十年代,供销社是遍及乡镇的焦点,物资的统购统销,给这个商品流通本来就不畅的时代,添了更多的堵。于是供销社就成了那个时代特殊的权力代指,有资源有物质,就有了一切发言的空间。一个小小的主任,可以享受无尽的尊贵。父亲在平和的衍变中,力求对工作尽善尽美,只要有事,端着的饭碗也放下。做事做事,做好自己的事,不惜一顿饭吃几个小时才能勉强吃完。孩子气的我不明白这又何苦,吃完饭再做,不是效率更高些?总是心生怨气的斥着那些来找的人,没少为此挨打。也许我只是觉得吃完了饭我才能收拾收拾,做完家务才能自己玩耍去。而父亲如此的投入,耽误了我快乐的时光,故而心生不满。总想着,我们家应该离父亲上班的地方远些、再远些,让他心里有点时间的概念,不要总分不清工作和生活的间隙。哪里知道,今天的我,潜移默化被父亲的行为感染,一样执着于工作的责任里,从不计较休息与得失。
八十年代后期,市场经济悄然无声浸透,统购统配的政策一下退出了舞台,供销社的经营,步入了新的挑战期。每年春种,化肥的购销,成了艰巨的政治任务。父亲穿梭于那些生产尿素的厂家,辛苦奔走。而我总是在他描述诸如,赤天化那个厂好先进哦,生产线自动化成度有多高,见不着人的生产车间一样井井有条等等,诱发无尽的思绪飞奔,想象着什么什么样呵。为此心生许多向往与渴望: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准备好了吗?那些外面的信息,经父亲过滤了提升了再传递给我们的,总是对大千世界好奇心的浇灌,让生活于小地方的我们,开启心的天窗,不闭塞不盲目不卑微。
生活的乐趣,总在点点滴滴的平实里。父亲爱下厨,那时候也没有专用的厨房,人们的起居都混杂于某一个屋子,分不清功能。书桌就是放砧板的地方,那也是父亲呆得最多的地方。火炉子是父亲自己用黄泥垒的,烧着块煤,红通通的亮着生命的光谱。一家人围在一起,学习着油温的各种成色,摸索着煎、炸、炒、烙、煮、蒸的种种技巧。在满足基本生活的前题下,总是翻新着花色,变着花样,让我们聚在一起,享受食物的金贵与美好。在很多人只把煮土豆为填食主食的时候,我们家飘着土豆各种各样的香气。切丝、切片、切块,煮熟了揉搓成粒、成饼,或放入锅里香煎或佐以青椒蒜茸炒或熬成汤,俨然就是土豆的世界,但总是变化无穷,驿动跳跃的情思。如果这一餐饭过了就走人,那你就错呢!父亲总是要开个总结大会,挑灯夜评,细枝末节的挑着我们的这样那样,尔后让我们自己也总结一番。累着应付着,那些日子总是有点恨父亲的,他强占了我们多少自由的时间空间,耗尽富余的精力,一门心思去研究所谓的菜肴,复杂化的要求,让人累呀累。
收获总在潜移默化中!
细细想来:有效的利用(边角废料是不能丢的),合理的分配(为数不多的调料是限制使用的),统筹的安排(规定时间完成任务),创意的搭配(有所创新与扬弃),哪一样不是在那被煎熬的过程里俯拾来的?漫漫长路里,受益匪浅。思念父亲,那朴实无华的教育方式,录入了多少为父的心机?生活的万般无奈,总在你那里化为隐形,你的坚强与趣味人生,悄然无声浸润我们的生命。而今,回味无穷,回味无穷!你真趣的笑挂在天边,女儿深居简出,也能感知你的注目,于是,思更浓,念更深……
 

上一篇:就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悄然而逝 | 下一篇:沉醉并感恩于你们的给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