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抗战英烈叶迪墓的一段往事

2017-05-23 09:34

  
寻找抗战英烈叶迪墓的一段往事
 
 
渔洋河畔,曹家坪村大坡垴上,曾经硝烟弥漫,炮火连天,血流成河。那是1943年,围绕宜昌石牌保卫战,常德会战,国民党军与日寇在这里展开了生死搏杀。历经70多年洗礼,这片土地虽然早已风景如画,但绿树掩映中的那些战壕遗迹仍依稀可辨,总让人自然联想起那“当年鏖战急”的悲壮场面。许多阵亡的将士,英灵犹在。其中,陆军第199师596团团长叶迪便长眠于此。
 
 我知道叶迪的名字,纯属机缘巧合。得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当时,我在五峰政协负责文史资料委员会的工作,为建立一支文史撰写队伍,便在社会各界聘请了一批名人担任政协文史撰研员,渔洋关镇资深老人曾宪浓便是其中一位(已故)。记得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在曾老家采访,谈及日寇进犯五峰烧杀抢掠的暴行时,曾老告诉我说,当时正面阻击日寇的是国军,打得很惨,还死了一个团长埋在这里,叫叶迪。我说,这里还打了这么大的仗,肯定很有故事,能不能到现场看看。于是,我和曾老一行从下街穿过二中后门,爬上一个小地名叫放牛坡的地方,在一户农家的稻场边,找到了一块砌在石垱上当铺路石的墓碑,我们在碑面上蘸了一些水,同去的政协秘书科李新华还拍了照片,依稀记得也有“追赠……”字样,名字已记不确切,但能确定那块碑不是叶迪团长。曾老说这块碑是一个营长的,又指着旁边的一条沟说,叶迪团长的墓碑埋在下面了。我当时还对农户的主人说过,这块碑要保存好,不能因为他是国民党的团长就这么铺在路上,要知道,他为抗日救亡而死,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英雄。
 
回政协机关后,我查找了许多资料,那时除了报纸书籍、文件信函,是没有网络可查的,因此仅得知叶迪出自黄埔四期,是广东惠阳人,其生平事迹没有文字记载。我当时的真实念头,其实是很想把叶迪创作成一个传奇式的抗战英雄。于是,我给广东惠阳县政协去信,恳请他们协助查找叶迪资料或者叶迪后人。惠阳政协非常重视,找到了叶迪在大陆的女儿叶宇宁。叶宇宁很快给我来了一封信(信件附后)。从信中可以看出,叶迪曾是黄维、宋瑞珂的部下。叶宇宁称他们为伯伯。同时,叶宇宁还有一个哥哥叶京兆去了台湾。
 
接到叶迪女儿的信,我很兴奋了一段时间。并向当时分管文史工作的政协副主席汇报了自己的想法,一是去北京,二是去上海,三是去惠阳,找到一些知晓叶迪这段经历的同事,把这段有关五峰抗战的史实挖掘出来。但由于人员、经费等多方面的原因,只能信函联系。不久,政协又调进一位新同志接替我的文史工作,有的资料都已移交,从此,我与叶迪女儿再也未能取得联系。
 
借五峰县城回迁渔洋关镇和宜昌市等多方协作编辑有关抗战史料专辑机遇,现任五峰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周启顺等几经周折,终于使叶迪墓碑重见天日。叶迪墓碑所在地曹家坪村,在村党支部书记王长贵、村主任陈章银的倡导下,还集合村民,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将烈士墓碑修葺一新,以供后人世代瞻仰缅怀,更是功德无量,寓意深远。时值金秋十月,宜昌抗战史料专辑行将成书,我受托写下这段文字,很是感激。想起长眠在异域他乡的叶迪,他和他的团在五峰那段浴血奋战的故事,我却不能写出更多的文字来,这使我倍感惭愧。我只能在心里说:对不起,叶迪!虽然你的故事还暂时尘封着,但我们这片土地,从此将永远记得你。
 

上一篇:那一轮红色的太阳慢慢地慢慢地升起 | 下一篇:随着斗转星移梦之神韵亦将日新月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