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一些惊喜或是惊讶

2017-06-10 09:48

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一些惊喜或是惊讶与你不期而遇,不管你有意还是无意,不管你顺境还是逆境。
       一转眼,来到武昌已生活二十来天,从南湖新城转移到庙山中路也有十来天了。从来时冷得瑟瑟发抖到现在开始穿短袖,
 
天气变化就像心情的变化一样的快!南湖新城自然是挨着南湖的一个城区,但庙山中路也是挨着南湖的一个小城区,只是地名不一
 
样罢了。武汉作为长江下游的一个临江城市,地势平坦,湖泊众多,如果不是人为的破坏,生态自然是非常好的。
在庙山中路的工地,我们住的是两层的集装箱房,对面是被挖掘机刚翻动了的新土,高高低低,高的成土丘,低的成水坑,我们生
 
活的污水就流入了这水坑里。水坑形成时间还不算久,还没有臭味飘散。
      每天早上六点过,我们就从绕过土丘的水泥路出大门去吃早点,然后回来在挨着大门的地方上工。在经过土丘的总会听见“
 
咕咕“的叫声。有工人提醒“是野鸡,还是公野鸡!”但就是看不见它。野雄鸡和家雄鸡的叫声不同,家雄鸡的叫声委婉,可能是
 
长期可人打交道,知道了怎样取悦人类吧!叫声婉转动听。野雄鸡的叫声短促而又充满了力量-那种欲要征服自然的力量。
      每天都会听见它叫,每天都没看见它!从叫声里感到一阵阵的郁闷,一阵阵的哀怨!过了三四天的一个下午,我收工回宿舍
 
拿了衣服准备去澡堂,耳朵里又听见了“咕咕”的叫声,我会过头,终于看见它了,在那土丘的顶上,一只雄野鸡孤独的呆立着,
 
长长的尾巴,美丽的身姿!像刚下了战场的勇士~疲倦却又坚强。
        我想它应该是感觉到我们这批陌生的生灵对它没有敌意才现身的吧。所谓的对它没有敌意不是绝对的,因为它有翅膀,谁
 
又奈何它呢?何况都要做工挣钱的,何必为它而费神?于是我每天早上,每天黄昏都能看见它的身影。
       从未见它飞动,也从未见到它的伴侣,每天看见它都是相同的身姿,都朝着一个方向,就像它在一幅画里,却又总觉得这
 
幅画缺少了什么!它究竟是怎么了?一万个的为什么!一万个的猜想!是在思念它的伴侣?是在思念它的孩子?还是在回忆它的过
 
去?还是……?
       最近几天,它的叫声开始微弱,至到昨天黄昏消失!我在宿舍楼道上试图再看见它的身影已是不能!最近三天来都是中到
 
大雨,昨晚的雨下得尤为猛烈!因为雨我们已停工两天了。今天上午,还是细雨不断。我吃了早饭回来,忽然又想起了土丘上的勇
 
士。好奇心的驱使下想去勇士站立的地方看个究竟。土丘不高,只有十多步就能爬上去,但连着几天的雨,土又软又湿,爬起来特
 
别费劲,我把鞋脱下,赤脚才爬上了。土丘上高低不平,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在上面寻找勇士留下的痕迹,很快得到了心里想要的答
 
案~勇士死了!就死在它时常站立的土凹里。我提起它,用手摸它嗉囊,里面没有一点点食物,身体很轻,皮包骨的感觉!站在土
 
丘上,放眼望它曾注目的方向,全是准备修建房屋的景象。我不禁迷茫!为什么它要选择这样孤单的饿死呢?
        因为勇士的死,我今天一天都开心不起来,工友们喊打打小牌也没有心情。我是七零后,七零后的人都喜欢听刘德华呀!
 
张学友呀!童安格呀!姜育恒……这些歌星的歌了,我最喜欢的是童安格的歌,手机里一半都是他唱的。工友们打牌,我就在床上
 
躺着听歌,从《来生缘》听到《从梦开始的地方》,当听到这里时,我仿佛明白了那只孤单勇士的死因了。
       因为修建,人类破坏了野鸡的家园,它--这位勇士曾经快乐的生活在这里,这里是它和它的伴侣的天堂。当家园被人类无
 
情的破坏后,它的同类和伴侣侣或是迁栖去了它处,或是已被人类捕杀!孤单的它只能无奈的看着人类的暴行。对曾经的怀念和对
 
人类的愤怒是它选择死亡的理由!它不会人类的语言,它也不会唱歌,如果会,它一定会唱:……能不能把透明还给天空,能不能
 
把蔚蓝还给海洋……从梦开始的地方,一切!还给自然!

上一篇:在澳门百家乐世界中并不是一无所有幸福不巳 | 下一篇:耳边不由得想起她唱过的《真的好想你》那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