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上多么需要别人的关注和帮助

2017-06-09 09:54

小的时候,我一直生活在弱势群体中,看惯了人间的白眼,深知小人物活在世上多么需要别人的关注和帮助。从那时起,我
 
就告诫自己,将来哪怕有一点能耐,也要全心全意地帮助别人。后来,在我几乎还没什么能耐的时候,就主动帮助别人,以至无论
 
谁,无论什么事,只要开口,都积极帮忙,乐此不疲,进而养成了一个不会拒绝的性格。当年一位好朋友戏称我是“负阪”,说我
 
极像柳宗元笔下的那个不断的往自己身上增加负重最后累死的小虫子。还有一位好朋友给我编了个段子,说有人求我驾飞机带他出
 
境,我欣然帮忙,结果到了天上才大呼“哎呀,我不会降落”。这两个朋友对我的形容很形象、很贴切。当然,他们描绘中的尴尬
 
我也经常领教过。由于有求必应,常常有办不了的事情把自己逼得直上火时候。郭东林在小品《有事您说话》中做的傻事我也常干
 
 
在现实的碰撞中,我逐渐地意识到自己不会拒绝实际上是一种天真和幼稚。社会是汪洋,我们本事再大,充其量不过是汪洋中的一
 
滴水。一个人的能力与包罗万象的世界比起来,真实太渺小,一个人能办到的事情顶多是这个世界的沧海一粟。所以任何一个人都
 
不可能解决了所有的矛盾,也不必有求必应。
 
其实,拒绝不等于无情,办不了的事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很可能误了别人的大事。拒绝也不等于无义,如果你帮了不该帮的忙,就
 
可能给社会帮了倒忙,或者做了“东郭先生”。拒绝更不是无德,反到是一味的去帮忙,往往被人轻视或巧“使唤”,贬损了自己
 
的人格。拒绝有时是另外一种帮助:当我们拒绝孩子一个特殊的要求时,可能就是在纠正他的一个毛病;当我们拒绝回答学生提出
 
的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时,可能是在给他创造一次锻炼能力的机会;当我们拒绝同事一个过高的要求时,很可能是避免了人家走弯
 
路的过程;当我们拒绝朋友的一个过分的请求的时候,很可能就是帮助他少犯错误的时机。
 
当然,拒绝有时候是一种很残酷很难以启齿的事。当我们拒绝一个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的请求的时候,你甚至都在鄙视自己的渺小
 
;当我们拒绝一个顶头上司的请求的时候,你都会打心眼里感觉到做了一件特对不起你自己的事;当你拒绝了一个特无能特需要帮
 
助的人的时候,你简直就是在拒绝一个被病魔折腾的死去活来的亲友的安乐死的请求。但是,当你办不了或不应该办的时候也必须
 
说“不”。你能因为是你的恩人就盲目的答应他的请求而最后延误了人家的事吗?你能因为曾有求于人就去答应他有损自己清洁人
 
格的要求吗?你能因为是你的上司就毫无把握毫无立场的去做他求你做的事吗?你能因为同情一个弱者就应允他一个你根本办不到
 
的企求而使他陷入更大的困苦吗?显然都不能!
 
拒绝是一个人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果断抉择。拒绝是一个人在包容的前提下的婉言谢绝。所以拒绝决不是毫无情义之人的借口,那些
 
在弱女子惨烈的呼救声中只跑来当看客的人决不能乱用拒绝,在你能帮助别人的时候一定不要泯灭你的人性。
 
生活需要人与人之间的热情帮助,没有帮助,这个社会将是一潭死水,失去了生机;生活也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坦诚拒绝,没有拒绝
 
,这个社会将是一锅沸水,乱了秩序。帮助一个急需你帮助而你能帮助的人,就给社会送来一份温馨;拒绝一个情理上你应伸出双
 
手而不切实际的请求,就给社会减少一份麻烦。帮助和拒绝是社会的两个轮子,少一个也行不通;帮助和拒绝是人的两条腿,少一
 
个也将失去平衡。
 
拒绝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应是拿在善良之手中的“红灯”;拒绝是一种艺术,这种艺术应是长在善良之根上的“蒺藜”。保持善
 
心,勇于拒绝,你将生活得很快乐。

上一篇:世间所有的在澳门百家乐中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 下一篇:在澳门百家乐世界中并不是一无所有幸福不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