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都能在冬天的夜空绽放成绚烂的烟花

2017-06-06 10:01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脚步匆匆,唯一能被你抓住的是冬季。昼短夜长,仿佛拖缓了季节的更换。许多温暖的故事,和这
 
个季节有关。亲情、友情、爱情,都能在冬天的夜空绽放成绚烂的烟花。
  
  冬天好呀!冬天可以看雪。
  
  江南的雪,下得不如北方那么盛大,淅淅沥沥,下得精致而周到。傍晚下,第二天早晨就可以欣赏到江南小镇优雅的雪景。古桥
 
,古树,古老宅院的飞檐翘脊,都给轻轻地描上了白生生的轮廓。沿河,廊屋下挂着的几只红灯笼,在雪天里显得十分妖娆。不由想
 
起《红楼梦》四十九回所描写的雪景,“妙玉门前栊翠庵中有十数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有精神”。白雪——红梅
 
,使我想起“你是雪中寒梅芳心透”的句子来。这是年少时所写情书里的句子,是送给一个叫“冬梅”的女生。不料她交给了老师,
 
弄得我狼狈不堪。事后觉得自己很无聊,熬过了一段孤独无助的时光。
  
  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不好。懵懂的少年,是人生情感的开始,倘没有一两件幼稚可笑的事情的发生,那么,人生或许不够饱满—
 
—最美不过年少时的爱,清澈得不沾染丝毫的欲望,纯洁如雪,深远如天际。
  
  冬天好呀!冬天来了,春节就近了。
  
  春节——回家,再没有这两个词语的意思联系得这样紧密。我常常会想起这样一个镜头,在风雪弥漫的的山道上,归家的游子在
 
雪里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行走,远方有他的家,亲人是他心中燃烧的火焰,可以融化一路的冰雪。
  
  我问咱小区搞卫生的那个阿姨,她老家在安徽淮南:
  
  “快过年了,要回去吗?”
  
  “要!要!要想回去看看孩子和公婆。”
  
  她从贴身的衣袋里,摸出一张车票,对我说:
  
  “车票已经买到了,昨晚排了一夜的队。”
  
  看她的样子,兴奋极了,眼里散着泪花。
  
  隆冬的夜里,寒风凛冽,排一夜的队,为的是一张回家的车票。和亲人团聚的渴盼,全部凝聚在这张小小的纸片里。不管百里冰
 
封,千里雪飘;不管车票、机票有多难买,挡不住回家的路。
  
  冬天,因为有了春节,成了了不起的季节。风、霜、雪、雨,都被亲情替代。一年的劳累、痛苦、艰难和泪水,在和亲人相逢的
 
一刻淡忘,在除夕之夜的鞭炮声中消散。
  
  冬天好呀!冬天放假开心。
  
  这是和我同一楼道的女孩说的。平时非常沉默,最近活泼起来了。她妈妈说,小女孩在盼望放寒假了,可以回乡下外婆家去了。
  
  城市的环境,方便是方便了,但对孩子来说,少了不少的童趣。机械、刻板、循规蹈矩
  
  的城市生活,哪有农村这样的自然、生动和丰富多彩?我们都从童年走过,心中的童年在白雪覆盖的田野上;在欢快、热烈的雪
 
仗中;在屋檐下长长的冰凌里。震耳的鞭炮,红红的春联,走村串户的舞笼灯,口袋里挺括括的压岁钱,香喷喷的瓜子、豆豆、爆米
 
花,是冬天永远定格在心里的风俗画。
  
  我为小女孩高兴。
  
  冬天好呀!冬天可以使你的心宁静。
  
  “寒来暑去,秋收冬藏”,是祖先对季节的理解。
  
  冬季,大地寂静了。树木落叶了。小河冰封了。许多动物进入了冬眠。植物放慢了生长的节奏。冬季的缓慢和赤裸,是万物的休
 
整和积累,是天地给予我们的恩赐。漫漫的长夜,是机体的修补,是梦想的漂游,是思绪的放飞,是对过往的审视,对明天的设想。
  
  冬天好呀!冬天虽然没有春天的妩媚,夏天的热烈,秋天的丰腴,但它朴素而简单,真实而原始。在内敛中给予,在饱满中发散
 
  
  感谢你——我喜欢的冬天!

上一篇:这样便于商量工作也显得精诚团结 | 下一篇:至于过年的记忆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