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便于商量工作也显得精诚团结

2017-06-02 10:09

 
  大间和小间
 
  这个所有十几号人,领导也只有正副二位所长。正所长在大间办公室,那里还有一套真皮沙发、桶装纯净水等。副所长在小间办公室,没有沙发,但有桶装纯净水。两间办公室紧挨在一起,从外面一看就知道是哪间大、哪间小,来访的人不用多想就不会找错人,该找谁就是谁。二楼以下,是一般工作人员办公室。
  后来,领导多了,要加强领导嘛,这个所就变成了一个正所长、两个副所长。但让两个副所长挤在一小间里好像不像话,也挤不下,连转身都很困难。另外,所里也没有空闲的办公室,更不要说在这一层楼。所长办公室旁边是会议室,领导应该在同一层楼办公,这样便于商量工作,也显得精诚团结。
  于是正所长说话了。他是在两间办公室来回走了好几遍才说的,已经考虑周到。他说,我就搬进小间吧,反正都是工作,在哪儿都一个样。二位副所长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有。正所长高风亮节,以大局为重,以工作为重,二位副所长只有加倍努力工作才能对得起。
  这样,正所长就坐进了小间办公室,二位副所长在大间办公室。两间办公室紧挨在一起,都感觉很宽裕,对工作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正所长想,我在小间办公,也许更能开展工作,有利于团结同志。
  这样工作了半年,情况变化了,有一位副所长被上面借调。这种事在一个单位里时常发生。但上面也没说要借调多长时间。一个月,还是半年?或者干脆就是长期?作为下面的人不好多问,一切都要服从。即使是正所长也不好多说什么,上面需要借调谁就是谁。
  人走了,只是借调,这位副所长的一切待遇还在这个所,所以他的办公桌不能撤,还有个位子,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结束借调,要回来工作。总不能人还没有完全走,茶就凉了吧?如果某一天,这位副所长突然回来看看,发现已经没有自己的地方了,那总不太好吧?正所长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这样一来,正所长在小间办公室,一位副所长在大间办公室,大间办公室里有两张办公桌子、两把椅子,当然还有那套真皮沙发。办公室门大多时间都是关着的,但不上锁,里面开着空调,来人可敲门直接推开。头回来访的人不用多想,在外面一看就知道,哪间办公室大、哪间办公室小,也就往往以此来确定谁是正的、谁是副的。到了年底,来送请柬的人很多,有的并不熟悉正副所长,都是冲着官衔来的。而且,有时候请柬上也只写着“所长收”,或者干脆只写“所领导”,并没有写姓,更没有写名字,于是就送到副所长办公室那里去了。想想看,那间办公室大,还有真皮沙发,难道不对吗?副所长也就去了,去赴宴。这算犯了低级错误?不对吧,副所长也是所领导啊。
  有一个老板,是精明人,不见兔子不撒鹰。他先到那间大的办公室,虽坐在真皮沙发里,吸着中华牌香烟,吐出一圈烟雾,但一番谈话后还是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头。仔细一问,才明白这位老兄只是一个副职,并不能做主,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就急忙撤退,转到小间办公室。高声叫喊,我的正所长啊,你真会“躲猫猫”,跟谁学的?玩起捉迷藏来了,让我好找。正所长先是一愣,然后说,没有啊,我一直在办公室里。
  终于,正所长行动了,是在两间办公室来回走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才行动的,也许已经考虑周到。他想到这两间的距离,从这一间搬到另一间所花的精力、财力和物力,最后在两间办公室门上各郑重地贴上了一张纸条。一间写:正所长办公室;另一间写:副所长办公室。
 

上一篇:那些苦涩的往事犹如袅袅炊烟渐行渐远 | 下一篇:爱情都能在冬天的夜空绽放成绚烂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