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苦涩的往事犹如袅袅炊烟渐行渐远

2017-06-02 10:09

 
  炊烟,曾是我家乡乡村上空古朴悠远的画卷,是父老乡亲眼中最美的风景。炊烟吸纳着柴火的味道,五谷的馨香,泥土的气息,一丝丝一缕缕,缥缈摇曳,萦绕在村庄上空,村庄也因炊烟而有了生机和灵气。那袅袅炊烟,是家的温暖,是亲人的呼唤。
  在我的家乡,农家院的堂屋就是厨房,一进门便是灶台。家家户户做饭炒菜都是在柴火灶中进行,用的是玉米秆、麦秸等燃料。一日三餐伴着柴火的燃起,屋顶的烟筒里便不断冒出轻烟,在空中肆意地飘绕,飘散到村阡巷陌间的每个角落。从艳阳天的乳白到阴雨天的青墨,就像一幅幅酣畅淋漓、朦朦胧胧的写意水墨画,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大地用一茬茬成熟的庄稼,让时间成为色彩和丰硕,也为农家人提供了他们所需的一切。
  清晨,随着雄鸡的报晓声,熟睡的村庄渐渐醒来,于是,炊烟便开始袅袅悠悠地从一个个农家小院升起来,从房顶上飘出,盘旋在土屋的脊梁上,在微风的吹拂下做花絮般飘散。不一会儿,玉米粥的清香伴着柴草的气息,唤醒了在热土炕上酣睡的我。在母亲爱怜的目光中,吃饱喝足,幸福地奔向学校。
  中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每当望见自家的炊烟,心情便变得踏实和快乐——知道那是母亲在为我准备饭菜。于是,一边走一边根据炊烟的形状猜测今天的餐桌上会有什么好吃的。母亲若烙饼,便会烧麦秸,这时的炊烟丝丝缕缕,薄薄的感觉;母亲若是蒸窝头或是菜团子,烧的便是玉米秆,这时,灶膛里的火很旺,炊烟便会直腾腾地冲起……
  那时的农村,孩子放学回来不是割草就是到洼里拾柴火。来到田野,孩子们先撒欢儿玩够了,黄昏时分,再敷衍了事般匆匆拾些柴草,三五结伴往家赶。
  傍晚的村庄,安详肃静,群鸟归巢。孩子们也像群小鸟一样扑棱着往家飞。炊烟里,闻到了小米粥的甘甜清香,听到了母亲的亲切呼唤,不由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童年的记忆里,那袅袅的炊烟,是孩子们的欢笑,是大人们的欢畅,是老人们的幸福,一缕炊烟,一份天真烂漫,一处快乐家园……
  如今,这舒展了千百年的水墨丹青般的炊烟,随着时代的变迁渐渐褪色了,那些苦涩的往事,犹如袅袅炊烟渐行渐远,但炊烟里的记忆,没有被岁月风干,却像灶膛里的火焰,依然温暖着我。

上一篇:尽情放松自己挥洒自己的快乐 | 下一篇:这样便于商量工作也显得精诚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