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似锦年华坠落的那抹流苏

2017-03-17 19:03

 
=
 
 
流逝的秒针轻轻划过岁月的脸庞,星霜屡换,燃尽被青春染成七色的灰烬。如花的容颜最初绽放的灿烂终于渐渐褪色;过往的流年,织就一袭华美的月光霓裳。隐约中,听到山高水远处,你在轻唤;你还好吗?
 
岁末的这天,电话那头,你让我猜猜你是谁。呵呵,这让我想起一首旧时的歌谣:我轻轻蒙上你的眼睛,请你猜猜我是谁。其实我看那号码,便知几分,那个城市,除了你,不会有这样的问候。虽然你故意学做了南方口音,我也故意多说了几句,但刻骨铭记的痕迹又怎能轻易将我蒙哄过去?
 
我轻轻说出你的名字,抢先一步说出“新年快乐”!你在那边爽朗地大笑:你还是你,你就是你,你呀,还是我心中的你!是啊,我依然是我,可我还会是当年的我吗?
 
我问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然后,我再次以我的风格迫不及待地说,你知道吗,我在给你写贺年卡,可惜地址不详,正在犹豫问谁去要呢。怎么会这样心意灵通。真的,我当时真的是在给你写贺年卡,如果说心灵感应可以千里传音,我是真信了,心有一线牵,山水无阻隔。
 
你说,真的吗,这年头给人寄贺年卡,可是太珍贵太少见了。是手写的吗,机打的可是不要。我说,如果机打,不如给电子贺卡,我绝对的手写!想起那时我们把一封封信件都仔细地折叠成白鸽、飞机、花篮。。。的样子,想尽办法让对方慢慢拆,在小心翼翼中膨胀心中的期待,每打开一层,都会看到不同的祝福。。。。
 
不说思念,不谈风月,只是怀念。想起前年你在青城车站接我的情形。你容颜已改,情怀依旧。清亮的眼眸,依然为我点燃,温暖的拥抱却在我们彼此的矜持中成为无法实现的笑谈。
 
流转的岁月将疼痛悄悄移开我们的眉角。生命的忧伤,让曾经的绚烂默写成一抹唇边的微笑。那远方吹来的风,在耳边呢喃也不再有彼此的气息。而今天这一声熟悉而遥远的问候,再次让记忆的碎片纷至沓来。
 
你曾问我,在我心目中,什么最珍贵。而你在否定了我的所有答案后,熠熠发光的眼眸深深望着我说,傻丫头,得不到的最珍贵!我哑然。青葱岁月的我,怎能知道这样的道理,以为,最珍贵的会紧紧抓住,怎么会让它失去呢。而此后的岁月里,一个个一些些珍贵的渐渐散失在流年,才知道,你说的可真对。
 
 
每到枫叶红透的时候,就想起你寄来的那枚香山红叶,红得炫目,红的似火,红得让人心疼。想起在那个金秋时节,我们在明亮的秋光下相逢,神交已久慕名而来的你我,四目相对会心的一笑,从此定格在青春的底片,无论黑白,都已是永久。
 
笑问你何时是归期,仿佛回到送你去天津航大的那个冬天。没有其他同学和朋友,只有你的家人和我。车站上一遍遍地播放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一首再也不能听,一听就泪眼滂沱的歌。你远去的背影气宇轩昂,就如你在冬天的小屋畅谈你的理想。你曾说,我是你那些个冬天里的一缕朝阳,我真的是倍感欣慰。
 
 
 
前段时间下雪,走在飘雪的街道。看到人群中,有极像你的背影,回首之间,却恍见我们站在青城的雪中,一手拿着冰糖葫芦,一手举着羊肉串在人群中无忧的欢笑。那一刻才知,回忆是一根入骨的刺,无意中深入你心,让你刺痛却无处找寻无法拔除。
 
今天,依然是明灭的记起。错落时光中的明媚光阴,在盛大的光年流转中想起,在何处跌落的被埋葬在时光中的感情,搁浅了点滴喜乐。你说,如今的我,应该感到幸福,应当珍惜幸福生活。我报以无声的微笑。永远都是这样没有故事情节的套路吗?生命不曾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灾难,也就没有奋不顾身的抓住。彼此的骄傲,维持一生。
 
耳边,是谁轻唱起,原来姹紫嫣红开遍,这般都付与断壁残垣,良辰美景奈何,赏心乐事谁家院。也许有一天,终是被遗忘,从最初开始的朦胧情愫的萌动,到直接被湮灭在人海茫茫的灰飞,烟灭。。。可是,就怕,在下一个世纪,转身又遇见你。
 
如今,在这样凉月满天的夜里,我再次虔诚的祈祷,让所有故事里的忧伤都烟消云散,让所有的快乐和幸福都环绕着你和我!
 
 
 
 
 

上一篇:彼岸花,开红尘深处 | 下一篇:打造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生力军和综合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