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红尘深处

2017-03-17 19:03

 
 
 
 
 
  
每每看到彼岸花的红,总有些惊心动魄。丝丝花瓣,是与众不同。仿佛心里的纠结,细腻而枝枝蔓蔓。没有叶子的瘦长的茎,就那样支撑着大团丝般的花,坚韧地挺立着。所谓花叶相错,用不相逢,总是让人的心绪和那花朵一般,有着太多的丝头,思着,念着。
 
想起八月的一天,已不知第多少次说着同样的话题。你说,姐,你不会伤害到我的,我真的不可以把你删除,也请你不要离开我。你给我写一篇彼岸花开,好不好,我喜欢。你选了这题目!我却迟迟无法动笔!所谓言为心声,便是我这样的人写这样的字。而我不知要以何种情绪何种角度何种心态去写这样的文字。
 
说完的那天,无意中去空间的鲜花工坊,赫然看到八月的幸运花竟然是彼岸花。想起你要我写彼岸花开,心中不禁恻然。想要赠你一枝,却并没有点击下去。有些偶然,总让人浮想联翩,却也不知所措。
 
不久后在杭州花巷观鱼公园的草坪,真的看到了传说中的彼岸花。我想应该是这种花,往往是两枝并生一处,形态花色似乎都相同。原来,八月,真的是彼岸花盛开的季节。那一刻,我驻足,久久不能从那样纠结的情绪中走出来。
 
那彼岸花开的故事听过,看过。凄婉动人。浸透了许多爱而不得的心。那开在彼此心房的花儿,就那样凄楚却饱满地挺立在时间洪流的对岸。红尘滚滚中遥遥相对,却没有摆渡的人,任无论怎样招手,都无法到达彼岸。
 
         图片
 
君心似莲心,藕断丝却连。不断的祝福与问候,不断的叮咛与嘱咐,这样的时光明媚而温暖,我的淡漠依然被你悉心的关怀。想起来,有这样的弟弟,何其有幸!然而,姐我终无法坦然接受你的纯真情感,也不想你沉溺在虚幻的镜花水月中。你,明白吗!
 
在那个白雪飘飞风铃摇响的节日里,当你把清晨第一声问候赶在太阳初升前送到我的耳边时,冷酷的面容绝情的语言让你受委屈了吧。仿佛看到那边的你委屈的眼泪,无辜的伤心。但我却只能硬着心重复那句冰冷绝情的话在那个本该祝福你快乐的日子里。也许,有时,无情更让我坦然心安。你,又明白吗?
 
你曾说,如果我是那梅花,你一定是那雪花,飘飘洒洒,伴我天涯。那诗写在你的日记,也寄给我的信里,每当我听到你手机里那深情的吟唱,就想起这一切。只是,你可知,即使我是一朵花儿,有着怎样艳丽不俗的容姿,我都不会是你的那枝梅花,而,只能是那开在彼岸的曼陀罗花,望而不得。因为,我花开再艳,终已错过你的季节。
 
所以,我们终归是彼岸的彼此。无论我们以怎样的姿态开放和守护,无论以怎样的方式珍存和保有,无论以怎样的神情凝望和回首,无论以怎样的对话开始和结束,我们,终,都将滞留在岁月的彼岸,花叶相错,无法牵手。
 
那么,既不能相濡以沫,那就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在彼此的世界里,看花开花落几番晴,望云卷云舒万般态。看年华岁月静好,看沧海桑田变换。任时光的洪流将彼此的梦想越卷越远,任记忆的漂流瓶将彼此的挂念飘向远方,任怀念的风帆带着深深的祝福远航!
 
彼岸花,终开在红尘最深处。
 
 
 
 
 

上一篇:微笑定格在一个冬日午后的明媚中 | 下一篇:你是似锦年华坠落的那抹流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