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性格很多是天生自然的是很难改变的

2017-06-14 10:25

有一首歌谣这样唱道:楼上谷层谷,楼下肉层肉;肉层肉,层到子孙满屋。
      这是我叔父教我的黄色小调。说黄也不黄,八十年代,我们住的都是土砖瓦屋,它道出了农村人生活的真实,我就是子孙满屋中的一员。
     我生于一个小山村,在各自的环境中,我还是认为环境与性格决定了人的命运,而人的性格很多是天生自然的,是很难改变的。
     “在农村就是靠做到来食。”很小母亲就这样教我,四五岁我就给鸡喂食,还要检查每只鸡吃饱了没有,祖父笑了。
     白天看鸡们嬉戏,每次都是公鸡把母亲压在下面。晚上睡觉时我就问母亲:“妈,你说公鸡恶还是母鸡恶,祖父恶还是奶奶恶?”
     我九岁才上学,上学前,我每天在门前游荡,喜欢用蜘蛛网网蜻蜓,喜欢到小溪中捞鱼,尽捞一些小虾米。喜欢到山上采摘山稔子。
     上学了一个星期,母亲问我读书好不好。
      “不好,嘴巴一会儿要圆的,一会儿要扁的。”
      母亲永远记住了这些话,而我已想不起来了。
      平时闲聊,我说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只爱好打篮球,喜欢读书写作。但妻姐说不是,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社会大课堂,人生大舞台,我真的复杂了吗?
      少年时代,放牛就一问心思让牛吃饱吃好,砍柴就一问心思想着多砍一点柴。是读书与生活经历让我变复杂了?
    有一年在一间酒楼做杂工,有一个湖北的瞎子给我摸骨算命,从手趾尖摸到手腕。他首先对我在这里做杂工感到奇怪,又说我愈大愈有志气。人生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小时候我真的很胆小。记得自己常因一点小事久哭不停。父亲不愿打我,所以常听父亲说:“再哭,就抱到猪圈中去。”
     母亲每年都养猪,我依稀还记得母亲养的猪非常高大生猛,母亲告诉过我,养过最大的猪有五六百斤。小时候我真的很害怕自家的猪扑上来。风水先生有云:“左山长右山短,养的家猪咬鸡巴。”这有什么根据我也不知道,反正一害怕,我就不敢哭了。
      儿时放牛遇到两头公牛狭路相逢,我会拉紧自己的牛绳。我的堂哥可不是这样,他会要我放了牛绳,让它们去斗。而我终怕伤了自家的牛,又怕伤了人家的牛。
     放学的路上,遇两犬打架,他会第一个冲上去,非常兴奋,两手拍得最响,叫得最欢:“狗咬、狗咬、狗咬……”
     我虽然也叫着,但总是躲在后面,我怕狗突然醒悟,冲上来咬我。遇到有蛇,他总是第一个找棍子追了上去。我不去追,怕蛇咬到。我就是这样的人。
 

上一篇:澳门百家乐是我实现梦想生根的地方 | 下一篇:没有了